好久没有写东西了,一是因为自己的服务器到期了没有再续,博客也跑不起来了,二是因为自己现在面对屏幕上跳动的光标,没法像以前一样能讲出大段的话来,平时太多的感悟要么沉在了心底,要么都讲给了能和我一起倾听和讨论的人,至于剩下的,便很难拿到台面上来再写出来了。 今天凌晨看了 Apple 的 WWDC 开幕会,很晚才睡的觉,而且睡得并不好,燥热的空气让人处在半梦半醒的边缘,像被胶水黏住了时间,很迷离也很漫长。我向来是睡觉会做梦的人,很多人说睡觉做梦是睡眠不好,算是不正常,然而对我来说吧,如果一天晚上没有做梦,那才是不正常。

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就要迎来高三的生活了,对于每一个学生来说,除了即将铺面而来的繁重学习,还会迎接那么一个特殊群体的归来——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许多在外学成归来的隶属于本地的学生,因为籍贯的原因回到这个他们曾经离开过的地方,开始他们在进入大学之前最后一个阶段的学习。这本来没有什么,但是有那么一个人,她同样属于这样一群人的行列,她也即将归来。于我而言,这本没什么关系,但细究,在这无关系之间,又埋藏着曾经奇怪的那么一撇。

昨晚上的梦很奇怪,一个这样一个已经和我近乎没有了交集的人突兀的出现,让我清醒后在思索时有点无所适从。

她是一个活在我记忆里的人,现实中唯一能让我意识到这个人存在的,是偶尔出现在 QQ 空间里那么三言两语的说说;她曾是一个很神奇的人,让我迷失过方向,在她的世界里走失;她也是一个我早已放下的人,我不会跟她再有更多的交集,现在没有,未来也不会有;然而,我也肯定能用我仅有的记忆肯定的描述到:她是一个善良的人。

我很谢谢她。谢谢她能在我即将过去17年的生命里扮演了一个让我的回忆不那么乏味的多彩的人,扮演了一个让我回忆起来能有一丝欣慰笑容的人。如此,我认为她是一个善良的人。

生命之路,我要走过17年了。这17年来,我写了很多字,其中一些在垃圾桶,其中一些在互联网之上,更有一些在心里;拍了不少的照片,其中有肉眼所见的记录,有精神所向往的视角,更有你所见的我眼中的这个世界;认识了很多人,其中一些已经消失在人海,其中一些正陪在我左右并肩而行,更有那么一个人正和我走在精神的共同道路上,我很幸运我能认识那些能陪我走过人生某一段路的人,更幸福有一个愿意和我一直走下去的我爱的也爱我的人。

谢谢那些生活在耿海直过去17年生命里的人,那些生活在我的现在的人和即将陪我一起到我的未来的人儿。